利率和顧客滿意度No.1,是二宮流的實利主義


 他是個邏輯的人。像他這樣思考回路很迅速又清楚的人,應該有很多不方便之處吧,在這樣嚴謹的邏輯及道理中生活著,幾乎讓人忍不住要同情他了。立志成為演員的人都是浪漫派,好像很多人都會將過程和結果看得同樣重要,認為這樣才像人生,但是對二宮來說這更加嚴苛。結果大於過程,是他毫不隱藏的主張。他的一句話「因為實際上就是這樣不是嗎」,讓人對於他浪漫派的自戀感到無法再多說什麼。

 比如說他在說到工作的時候,他很常使用”戰鬥”或是”勝負”這樣的說法。他就像運動員一樣,最終還是最重視結果和數值,這樣的無情,以及要讓觀眾得到好處才能算是”勝利”的理論,就某方面來說或許無法與藝術家的價值觀相容吧。但是就因為如此,他才能接觸到那些與藝術界或娛樂界無關的人的內心吧。他無法原諒自己與理想的落差,對於顧客所付出的代價以及企業所提供的東西,他小心地計算著,這在現實社會中是理所當然的事。


 原本這一面是預定由訪問者來解讀二宮論,但是在訪談中,他已經不經意地用他自己流的算式讓我說出結論了,如果再重提一次好像有點傻。就某方面來說,他會讓訪問者哭泣,但是另一方面來說又是最棒的訪問對象。只要對於二宮有一點興趣的人,應該都常會感受到這樣矛盾的兩面情感。他明明好像很普通,但又是個奇怪的人;明明很冷淡,但又很親人;很成熟又很孩子氣。像這樣的相反詞,在他的內部應該是與道理一起,兩個要素都好好地被整合著吧。

 兩面情感,這更是適用於『見知らぬ乗客』中,二宮所飾演的Bruno的關鍵字。對於喜愛的人,除了喜愛更加上讓對方痛苦的瘋狂。不斷渴求著愛,然後又受到傷害。

 「為了更加培養出這樣的恐怖感,真希望一個位子坐兩個人啊」,二宮再次說出這樣有趣的話。他說,「觀看時可以感受到隔壁的人的體溫和氣息的密度才比較恐怖嘛。如果很舒適的話,那會一直跑回現實世界的。」他總是在設想情境時連觀眾席的間隔和質感都考慮進去,讓人覺得嵐的演唱會會有著卓越的品質也是必然的。

 因為如此,要總結這個演員・二宮和也的現場魅力的特輯,與其讓不小心就會跑到浪漫那頭的記者來說,不如借用他自己的話還比較適合。「現場的魅力?有這種東西嗎?作品的評價不等到演完之後也不會知道,所以沒有特別可以總括成是現場的魅力的點耶。」



   ↑↑↑↑↑↑↑


終於寫完了・・・
沒想到最後一段是記者總結
本來想整個跳過,但果然還是要一起寫完比較完整

還有一個部份是由這次的導演Robert Allan Ackerman以及堤幸彥寫對他的評價
主要當然是對他演技的稱讚
以及不怕毀壞形象願意挑戰這個角色的勇氣的肯定

唉,怨念又生出來了・・・

(我逃避看repo,所以請大家留言不要爆我雷 >"<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moyoc 的頭像
imoyoc

僕が僕のすべて

imoyo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